《金粉世家》:女人,永远不要高估你的婚姻

知乎上有一个热门话题:多年后再看《金粉世家》,感触会不会不一样?

有个高赞回答是这样是杏耀的:多年前看《金粉世家》,以为是部偶像剧。多年后再看,发现这是一部把偶像剧撕开,袒露男女主结婚后真相是杏耀的现实剧。

冷清秋和金燕西,从相识相爱到分开,前后不过一年多是杏耀的时间。这一年多,对于中年人来说,不过是指缝间的事,对冷清秋来说,却仿佛过完了一生一世。

当初爱得有多热烈,婚后就被伤得有多惨重。冷清秋和金燕西的爱情悲剧,十足道尽了婚姻中的残酷真相。

婚姻走到最后,靠的是战胜厌倦感

金燕西是京城里傲气的富家公子哥,见惯了身边的浓脂俗粉,那天不经意地见到素雅清淡的冷清秋,便瞬间动了心。

他迅速开启了“霸道总裁爱上我”的套路。

为了找到冷清秋,金燕西寻遍了北京城,挨家挨户只为寻找那个梳着两条辫子的姑娘;

为了追求她,金燕西在她家隔壁租了房子,讨好她的家人;

他去她的学堂当老师,课堂上只抽问她;

他知道她不重钱财,喜欢文艺,为了讨她欢心,他笨拙地开始读诗、写诗;

为了送她一双鞋,他小心翼翼,百般周折才完成了这个小小心愿。

少年的目光炽热如火,灼灼地注视着她,她的背影,她窗口的朦胧灯光……只要是关于她的,一切都是好的。

哪个女子不会被这样的热情所打动?况且他是那么真,那么诚。冷清秋接受了他的追求,两人如愿以偿地步入了婚姻。

“短暂的总是浪漫,漫长总会不满。”

冷清秋对婚姻有了不切实际的幻想,她以为他们两人可以月下吟诗,纵情长谈。

普鲁斯特在《追忆似水年华》里说:“所谓爱情,不过是将你欣赏的特质投射到某个人身上而已,也许他原本并非那样的一个人。

她不知,他以前所做的一切,不过是刻意营造的人设,是追逐猎物的手段,得到了,他便松弛了,纨绔子弟的本性也暴露出来了。

新婚期,他便丢下冷清秋,出去跟那群狐朋狗友吃喝玩乐,彻夜不归;

冷清秋坐月子生病时,他都没有在身边照顾。

鸡零狗碎的生活琐事无情地磨损着感情,天长日久的相处,像一枚放大镜,任何人的缺点和不足都夸张地表现了出来。

婚姻就是这样残酷,它让我们收起了孔雀炫目的尾屏,让难堪的杂毛,肆无忌惮地暴露在对方面前。继而为鸡毛小事争吵,彼此厌弃……

再美好的爱情,也难抵“相爱容易相处难”的终极宿命。

所以,金庸的《神雕侠侣》,写到杨过和小龙女携手而去便没了下文;电影《茜茜公主》事实上上演的只是《茜茜公主》三部曲的第一部。

马尔克斯在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里写到:“婚姻的职责,不是长久相爱,而是克服彼此的厌倦。”

真正能幸福地走到最后的,都是那些能战胜这些厌倦的人。

年少只知爱情甜,婚后方知婚姻苦

曾有一位婚姻专家说:“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,仅有爱情的婚姻是愚蠢的婚姻。”

因为爱情,冷清秋嫁给了金燕西。而在婚姻里,单单只有爱情,是可怕而愚蠢的。

年轻的她不知道,她嫁的不是金燕西一个人,而是一大家族,和家族里横生的各种恩怨和是非。

果然,冷清秋嫁入金家没多久,就惹来了一大堆麻烦。

天性清高内敛的清秋不擅长或者说不屑于讨好和巴结,她以为自己只要安分守己,不和人闲谈就可以避免是非。

她自知家境一般,比不得其他几位少奶奶,因此时时处处小心谨慎,甚至连自己亲妈生病都不敢光明正大去看望,只能趁天黑偷偷回家。

此类举动让金太太颇为不喜,本来她就偏心疼爱儿子,如今觉得她看似温柔,实则心机深沉,办事太不体面;

几位少奶奶觉得她太小家子气,甚至连下人都开始瞧不起她。

冷清秋开始活在了金家的流言蜚语之中,同时还要面对令她根本无法招架的勾心斗角。

年少只知爱情甜,婚后方知婚姻苦。

她觉得自己与金家格格不入,她开始怀念起小家庭式的温馨平实生活。

这种种水土不服自然不是清秋的错,门户差距大的婚姻经营起来,本来就是困难重重的。

英国的戴安娜王妃、莎拉王妃,还有丹麦的文雅丽王妃都曾遭遇过失败的婚姻。

人的核心价值观基本都是在原生家庭中形成的,再加上来自平民家庭的和来自王储世家的人,从小到大就接受了不同的教育。

由此带来的差异性,在恋爱中并不明显,相反因为不同还会产生新鲜感和吸引力,但往往进入婚姻后,这种种差异性就变成了婚姻的礁石。

锅和盖配错了,终究烧不好一顿饭。

其实,婚后的种种苦恼不止豪门贵族有,平民家庭里一样不少。

至少,豪门贵族无需为生计发愁,而对于平民家庭来说,所有的经济压力和家庭责任简直能把人压垮。

衣衫褴褛憔悴不堪的男子,为了养活一双儿女,在暴风雪天拉着板车,赚着微薄的工钱;

不善交际应酬的男子,为了让家人生活地更好,在酒席上喝醉了,一个人在地铁站中崩溃大哭,不能自已。

可是,即便婚姻再苦,即便很少有人来问我们“累不累”,下班后在车里默默呆坐几分钟后的我们,打开家门见到家人的瞬间,我们依然会绽放出笑容。

婚姻中,改变自己的是神,改变对方的是神经病

金燕西爱冷清秋吗?

他当然是爱她的,他曾说“我从来没有爱过除了清秋之外其他女人”。

但他的爱,更多的是自私,他希望自己不变,继续过着大手大脚花钱的日子。

但他希望清秋改变,他希望她依附自己,放弃以前的爱好,不必有个人想法,生活中也不要处处管束他。他对她各种不尊重,各种冷暴力。

冷清秋的文章在报纸上发表,金燕西不以为荣,满脸不屑;

清秋让他担负起家庭的责任时,他却不以为然,怪她多管闲事;

对于清秋在金家遭受的种种委屈,他不想了解,也不屑了解,更别提安慰;

金父去世后,清秋费心做了“小家庭第一年预算表”,金燕西却指责她作怪,并绝情地说这是他的家,用不着她来操心。这算是什么话?

婚姻中,改变自己的是神,改变对方的是神经病。一个真正爱你的人,怎会让你因为他而强迫你委曲求全,改变你自己?

前段时间,我有个男性朋友结婚了,我调侃他从此过上幸福生活了,他却苦着脸:“哪里幸福了?以前一个人轻轻松松,一结婚,突然感觉肩膀上有了压力。”

确实是这样的,男人一旦结婚,他身上增添了新的身份:丈夫、父亲。身份的背后,是沉甸甸的责任。

情感导师涂磊曾说:“扔几个钱在家里,并不是合格的丈夫,只有用心撑起一个家,才算真正的好丈夫。”

冷清秋在婚姻中努力让自己成长,金燕西却依旧是那个仿佛永远也长不大的巨婴,责任感是丝毫也无的。

更过分的是,打小青梅竹马的白秀珠从德国留学回来,金燕西动心了,他竟然开口向白秀珠求婚。

当年热烈追求的冷清秋已变成了厌弃的饭黏子,没有得到过的白秀珠却成了心心念念的朱砂痣。多么讽刺的人生啊。

有人曾说,婚姻,是一场两个人的修行,需要双方的努力和经营。

《少有人走的路》中对“爱”有这样一番诠释:

爱,是为了促进自我和他人心智成熟,而具有的一种自我完善的意愿。

爱,能够帮助别人进步,也会使自我更加成熟,自己也同样获益。

如果燕西当初能明白这个道理,真正承担起为夫为父的责任,努力改变自己,而不是改变清秋,也不至于让清秋最终寒了心。

最好的爱情,是得不到和已失去

寒了心的清秋攒够了失望,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。

她带着孩子,踏上了南下的火车,从此永远离开了金家。

燕西和清秋就此错开,如此,错过了一生。

最好的爱情,永远是得不到和已失去。

就像花草虫鱼以琥珀的形式存在,从此不增不减,不坏不灭。

燕西坐在火车上,抱住空气,他以为可以抱住清秋。可是啊,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,当我懊悔的时候,梅花已落满了南山。

有人曾说:

“我们曾以为: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最后才明白:初心易得,始终难守。

就像金燕西在剧中念着的:

燕子去了,有再来的时候;杨柳枯了,有再青的时候;桃花谢了,有再开的时候。有谁能告诉我,为什么我们之间的日子,一去不复返啊。

如果我们的人生尽头,需要用橡皮擦一直擦一直擦,究竟有什么东西,是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舍得擦掉的呢?

也许是,那天晚上,我偶遇穿着学生装梳着两条辫子的你,你手中的宣纸散落一地,随风飘到我身边;

也许是,与你在花店偶遇,你一回眸,我心颤抖,在雨中,我奋力追赶着你的车子;

也许是,我为你铺了一地的向日葵,我们躺在漫山遍野的金黄色光芒中,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;

你说我们不适合,就像葡萄架开不出百合花,我不相信,我扎满了一整个葡萄架的百合花,可是啊,没有根的百合花会枯萎,我终究拗不过命运。

还记得我在小巷里对你的告白吗?

“为了我们再次相遇,我找遍了整个北京城,为了让你爱我,我可以做一切让你高兴的事情。因为在我心里,你就是那束百合花,我一定要让你在阳光里温暖地开放,不让你受到风雨的打击。”

我终究是负了你,清秋。

我们的爱情,曾在最好的年华绽放,也在最好的年华逝去。

爱情走了,留下的是轻轻的叹息,还有隐隐的心痛。就像,美好的花朵曾经绚烂过,余了,只留下那不忍触及的暗香。